推广普通话琐议

韩述梅

原载1998年国家语委《语言文字报》

我国是一个多民族、多方言的国家,隔山话不通,隔河音不同的事很常见。言语不通对经济发展、人际交流造成若干不便。所以新中国成立不久国家就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,并写入了《宪法》。几十年推普取得了很大成绩,但方言隔阂还存在,贻误工作,影响交流,甚至造成矛盾。

据部队的同志讲,有一次他们打电话布置工作,说要检查民兵致富情况。下面接电话的听成了民兵植树,于是乎,又调查、又统计,忙乎了半天。结果上级来检查的是民兵致富,弄得他们傻了眼,很被动。有一位中学生告诉我,实习的化学老师上课讲到“颜”色反应,同学们很奇怪,以为出了个新词,等老师写到黑板上才知道还是“焰色反应”,这是语音不准造成的失误。还有使用方言词语造成的冲突。

70年代我们在苏北农村蹲点,当地的一位生产队长与一个同学争论问题,大声嚷了几句,同学说:“你吆喝什么呀!”队长听了,勃然大怒,喊道:“我是牲口吗?你说我吆喝!?”后经支部书记竭力劝阻才平息下来。苏北人形容人大声说话用“喊”,“吆喝”一词只能用于牲口。

言语表达方式不当,也能造成误会。80年代以后,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对大学外语教学抓得很紧。1987年开始的全国大学英语4级考试,成为衡量大学外语教学成绩的尺度之一。有一位外语教研室主任对本校的外语教学状况很着急,找到分管领导诉说。领导说,“我还没着急来,你急什么!”主任听了,很生气。其实,这位领导并不是不急,而是想安慰主任。其潜台词是:你别着急,咱们一块商量。但因用的是山东方言表达习惯,就引起了误会。看来应当从语音、词汇、语法、表达习惯几个方面学习运用普通话,为人际交往和现代化建设营造良好的语言环境。教师应用普通话进行教育教学活动,以免误人子弟。青少年要做推广普通话的积极分子,学好普通话,潇洒走天下。公务员在公务活动中要自觉说普通话。新闻媒体要做推普的示范,千万别念错字。如把束(shù)读成“sù”,把谊(yì)读为“yí”,骨(gǔ)读成“gú”,把茎(jīng)读为“jìng”、绩(jì)读为“jī”等。旅游、商业、邮电、交通、金融业要以普通话为工作用语。语委要加大普通话培训测试的力度,对教师、师范院校毕业生、高校、中等职业学校与口语表达密切相关专业的学生、播音员、主持人、讲解员、导游等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,逐步实行持《普通话等级证书》上岗。大家齐努力,推广普通话,迎接新世纪!